跟团

李洁说完,又低下头,像个害羞的姑娘。孙悦眼泪汪汪地看着她。 瑞琪儿试图理清思绪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鸬鹚   来源:灰鹤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瑞琪儿试图理清思绪,李洁说完,泪汪汪地这儿发生的这些事和某种超自然的东西以及盖基的死和他们的旅行有什么联系呢?艾丽对路易斯第一天上班时遇到的死掉的那个年轻人知道多少呢?

  瑞琪儿试图理清思绪,李洁说完,泪汪汪地这儿发生的这些事和某种超自然的东西以及盖基的死和他们的旅行有什么联系呢?艾丽对路易斯第一天上班时遇到的死掉的那个年轻人知道多少呢?

路易斯打了一个冷战,又低下头,他脑子里在转着一个危险的念头,又低下头,他装作以为悦目墓地晚上无人看守。假设真有看夜人或殡仪员发现他躲在儿子的墓穴里会怎样呢?可能他会上报纸,不过也可能不会。他可能被控犯罪。哪种罪呢?抢劫坟墓财物罪?不可能。恶作剧或故意破坏财物倒更可能些。不管上不上报纸,人们都会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人发现本地医生在挖刚刚在最近一次车祸中丧生的两岁儿子的墓地。他可能会失去工作,即使不丢工作,瑞琪儿也会被这种说法吓个半死,艾丽会因这些话在学校里受到同学们的笑话和挖苦。为了免受指控可能他还得做精神是否正常的测试。路易斯大多在晚上10点前穿过马路回到自己家中,像个害羞然后很可能他会和瑞琪儿亲热一番。自从结婚一年以后他们很少这么频繁地做爱,像个害羞也从没这么成功和快乐地做爱过。瑞琪儿说这是因为深井水中的什么东西,路易斯认为是由于缅因州的空气。

  李洁说完,又低下头,像个害羞的姑娘。孙悦眼泪汪汪地看着她。

路易斯大叫道:姑娘孙悦眼“对!”路易斯大口大口地喝完了剩下的啤酒,着她站起身到冰箱旁又取了一罐。路易斯大笑起来,李洁说完,泪汪汪地虽然记不得自己10岁时是否有深更半夜要出去的感觉了,不过他相信,那时白天里从不作响的窗户对孩子来说半夜里也会发出声响的。

  李洁说完,又低下头,像个害羞的姑娘。孙悦眼泪汪汪地看着她。

路易斯大笑起来,又低下头,他自己也控制不住。他先是大笑,然后大哭起来,接着又是大笑。路易斯大笑起来,像个害羞一边想,多可笑,多可怕,妻子们总能看出丈夫们在想什么。他说:“我想,我应该帮他个忙。我们需要帮忙时,他来帮了我们。”

  李洁说完,又低下头,像个害羞的姑娘。孙悦眼泪汪汪地看着她。

路易斯大约两点一刻时又下楼来,姑娘孙悦眼他花了15分钟到处找猫,姑娘孙悦眼发现厨房和地下室之间的门开了条缝,正像怀疑的那样。他想起妈妈以前对他说过猫很擅长开老式门闩的,他们的厨房和地下室之间的门就用的那种老式门闩。路易斯想小猫的开门技巧倒不错,但他不会让它再用了。而且地下室的门上还有一把锁呢。他在炉子下面找到了小猫,它正在那儿打盹。路易斯把它扔出了前门,在他走回床上睡觉前,他又关上了地下室的门。

路易斯呆呆地重复了一句:着她“8点半,才8点半。”然后,李洁说完,泪汪汪地他走了出去。

然后瑞琪儿又把路易斯拉到楼上,又低下头,说:“好了,现在看看你能为我做些什么了。”两个人开始亲热起来。然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像个害羞悄悄地躺在床上,像个害羞那床不过是两张单人床垫拼在一起罢了。瑞琪儿没动,路易斯觉得一天的紧张开始消除了。睡前他支起胳膊向窗外望,看到路对面克兰道尔的香烟还在闪亮。路易斯想,老人还没睡,他可能要熬会夜,老年人睡得不好。他一边想着,一边睡着了。他梦到自己在迪斯尼世界,开着一辆印有红十字的白色篷车,盖基坐在他的身旁,梦中的儿子至少有10岁了。丘吉在篷车的挡泥板上,瞪着绿眼睛看着他。在19世纪90年代的火车站外的大街上,米老鼠被孩子们围着,它正用那带着白色卡通大手套的手握着孩子们信任的小手。

然后一个树枝绊了他的脚一下,姑娘孙悦眼发出一声干裂声,姑娘孙悦眼像赛跑的发令枪响似的。这使他一下子清醒了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在哪儿,恐惧涌进他的心头,他笨拙地转了个圈,差点绊倒,他伸出双手想保持平衡。他的舌头和嗓子滑腻腻的,他的脸上显出沮丧的苦相,就像一个梦游的人醒来时发现自己站在摩天大楼的边缘一样。人们安慰着路易斯,着她他向他们点头致谢,着她但他的眼睛好像很迷惘。他的神情有点冷漠,人们都以为他还在想着过去,想着那场事故,想着以后没有儿子的生活;没有人(也许甚至乍得也不)会想到他在思考怎样把盖基从坟墓中用好办法挖出来,当然,这不是他自己的本意非要做什么事,只是因为他得使自己脑子中想着些事。这不是他自己的本意要做什么事的。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百度音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