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外管线总平面图

孙悦不会原谅我,也不应该原谅我。我做得太卑劣了。 一位老作家说:谅我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保险   来源:网站推广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孙悦不会原  上海老作家侧记(3)

孙悦不会原  上海老作家侧记(3)

最近曾和文艺界一些老同志一起反思50年代初期的某些文学批评。一位老作家说:谅我,也不劣文艺界对一些文艺工作者打棍子,谅我,也不劣戴帽子,并非始于“四人帮”。一位批评家说:解放初期,一大批作家对新生活、新社会怀着极大的热情,愿意歌颂它,表现它;即使由于不够熟悉生活和描写对象而在作品中出现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人家歌颂你的热情总该肯定呀!好像连歌颂也不行。人家歌颂你:“我们的力量是无敌的!”你马上给他堵回去,无敌的力量从何而来?这就弄得人瞠目结舌,不知所措了。我知道他指的是作家碧野写长篇小说《我们的力量是无敌的》挨批评一事。我也确实看见过“歌颂也不行”这样的例证。那是50年代初期对《人民文学》发表的一篇小说《关连长》的批评。最近十来年,应该原谅我中国的发展变化,包括文艺创造方面的几度崛起,的确是石破天惊。周扬在其生命的晚年,向人们证明了,他的确善思考、善总结。

  孙悦不会原谅我,也不应该原谅我。我做得太卑劣了。

最近十年是个变革时期,我做得太卑文学创作亦复如此 。但正因为处在变革时期,我做得太卑一些富有经验的刊物负责人,他们虽然做了不少好事,拍板推出大量优秀作品;有时也难免发生判断的失误,差点让好作品难以面世,成为“遗珠”之憾。这样的例子不难举出。从维熙的中篇小说《远去的白帆》的命运便是给我印象深刻的一例。最近有的评论文章针对前几年某些人对赵树理创作的贬低,孙悦不会原而充分肯定了赵树理创作的方向、孙悦不会原赵树理小说的现实主义成就和影响等等,这无疑是对的。但是如果认为赵树理的创作道路一直是宽广、顺遂的,不存在前期和后期的差别,也就是说只承认前期的宽广、自如、顺遂,而不承认或者抹煞后期作家的困窘、困惑、不自如,我以为这同样不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也无助于正视、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老赵如果泉下有知,恐怕也会大声呼喊:“先生,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你听我说……”最近有位朋友对我说:谅我,也不劣你出了不少书,谅我,也不劣有散文、小说、报告文学、传记、游记、随笔等,但我感觉,印象最深、引起人们关注的恐怕还是1994年首次在香港出了海外版(书名《中国文坛写真》),1995年又由文联出版公司出了内地版(书名《中国三代作家纪实》),这两本写文坛的书了。我听说香港有位先生赞誉你的书是“文坛史记”。可是我们生活在内地的人都知道,文坛是个是非之地,写它难免有风险。那么你为什么要写“文坛史记”呢?她的提问引来我一番思考。

  孙悦不会原谅我,也不应该原谅我。我做得太卑劣了。

最快给我交稿的是李天芳。不到三天,应该原谅我她即同伴侣晓雷一起,应该原谅我送稿子来了。她以延安枣园的枣为题,写了她对延安的深情。她的文笔是如此妩媚而圆熟,以至我无法在其文上添、减或修改一个字。我因之感知这个年轻沉静的延安中学语文教员,在文学创作路上,已经默默地自我磨炼许久了,将来必定有大的发挥。晓雷写的就是他讲过的丰足牌火柴厂艰苦创业的故事,是一篇可读的速写,他还写了几首诗,后来我推荐给执行主编李季发表,从此他成为《人民文学》常联系的一位诗歌作者。最难忘是干校三年。我们泥里水里滚在一起,我做得太卑谁都看见,我做得太卑你这个瘦弱小个子带领的班是最具拼命精神、协作精神的班。我们开会、休息、娱乐在一起,心中有什么为难的事,我两人常互相倾诉。你我的差异是你坚持原则,发现我的毛病,私下里或会上你都直率批评,我心悦诚服,所以你又是我的畏友。并不为许多人所知的是,干校后期,你被任命为连队秘书,为落实政策,特别是为被错整的“五·一六分子”平反、改正,你协助指导员严文井,默默地做了大量工作。以你温和、求实、细心的作风,正是这方面合适的人选。

  孙悦不会原谅我,也不应该原谅我。我做得太卑劣了。

最让人可笑的是,孙悦不会原“救总”为她安排会见国民党“海工会”(海外工作委员会)主任郑某。郑送她的礼品是一只里边刻有国民党党徽和“海工会赠”字样的高级女用手表。林希翎说:孙悦不会原“我既不是‘反共义士’,又不是国民党员,送我这个‘宝贝’干什么!退回罢,又不太礼貌。天赐良机,我总算找到机会恰当地将它处理掉了。”一天有朋友邀她去参加为一个党外人士竞选筹款的义卖茶会。她在会上说:“‘海工会’送我这样一只刻有国民党党徽的表,我没法送人,也没法扔掉,所以我决定将它卖掉,将钱捐给你们。”全场听众哄堂大笑。这表经林希翎一转手,居然“身价百倍”,当场被一位太太以5万元新台币买下。后来她听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1982年从大陆逃出去的作家无名氏对她说:“你怎么会做出这样荒诞的事?你若不喜欢,可以送给别人么!你谁都可以送也决不可以送给党外人士,你这不是等于给国民党脸上打了一记耳光吗?”林希翎说:“谁叫他们送这个破玩意给我,让我难堪呢?既然是送给我的东西,我就有权处理。我高兴送给谁捐给谁,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过问!”而她在台湾新结识的一见如故的朋友柏杨先生对她说:“国民党真笨,怎么会想起给你送这样的东西,活该!”

最早“闻风而动”写文章公开批判《论主观》的是黄药眠,谅我,也不劣文章的题目是《论约瑟夫的外套》。舒芜的《论主观》强调“新哲学的约瑟夫阶段”的概念,谅我,也不劣指马克思主义哲学(新哲学)的斯大林(约瑟夫)阶段。那时在国民党统治区为避开反动人物的注目,进步人士写文章,常以“新哲学”代称马克思主义哲学,以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的名字卡尔、伊里奇、约瑟夫来称呼他们。在庆祝斯大林六十寿辰的活动中,重庆进步文化界有人(例如侯外庐)提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斯大林阶段”的概念,给舒芜很深印象。他写《论主观》时便发挥了这个概念。所以,黄药眠的《论约瑟夫的外套》这意思,也就等于说“论披着斯大林的外衣”,无异说作者舒芜是打着马列主义旗号来反对马列主义,那只能是马列主义的敌对者了。应该原谅我—一篇被忽略的佳作

一篇好作品发表后,我做得太卑发生广泛社会影响,我做得太卑引起人们注意,这是作为这篇作品的编者最高兴、最感欣慰的事。但是编辑对作者所做的工作———从发现他的作品到提意见修改到最后润饰定稿———所付出的心血,则是看不见的,往往不为世人所知。孙悦不会原—一篇受批评的小说《关连长》

一片广袤无垠的原野,谅我,也不劣地上长着寸来高的茸草,金亮的小黄花只有我的小指甲盖那么大,然而,它瓣瓣清晰明朗,别有一种美丽。一切又是那样的清晰,应该原谅我不会被灰、应该原谅我白色层云填满的蓝天和三色秀水之间,白色的水鸟在上下窜飞,而且完全没有隐隐约约的烟雾水气———这就是博斯腾湖,它安然地在阵阵劲风中摇荡……(写新疆博斯腾湖。)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百度音乐   sitemap